微信公众号 紫砂壶茶具_高端茶具_宜兴紫砂壶-上海蜀茗紫砂艺术制品有限公司
紫砂首页>>新闻资讯>>新闻详情
始有人格,方有壶格丨顾景舟大师“做自己”的一生
时间:2019-04-01 10:00:58
来源:蜀茗紫砂

有这么个人,他博学,能讲授《左传》、《尚书》,他工作体面,是一线城市审计局职工。

 

    有学识、工作稳定、有社会地位,是很多父母希望孩子拥有的成功标签。然而,拥有这些标签的人,是一个流浪汉,名叫沈巍。

    近来网上盛传这样一个人:蓬头垢面、衣衫褴褛,却精通《尚书》《左传》《战国策》,《论语》《诗经》亦是张口就来,其人徜徉于魔都街头,以拾荒为生,已有二十余年,名为沈巍。

 

    人曰: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

 

    因金句频出,流浪汉沈巍火了,人们称其为“国学大师、流浪大师、金句大师”,而他却直言:“网上走红不能改变我的命运。”

 

    人们好奇,好学又博学且有正式工作,他为何流落街头?

 

    近日,他的一份自述,解开了谜团,原来父亲对他管束严苛。

    沈巍从小爱读文史类书籍,但父亲深恶痛绝,只能捡垃圾卖钱买书,躲在被窝看,也因此养成捡垃圾的习惯。

 

    他想读中文或国际政治专业,但在父亲的压力下,选了审计,进了审计局。

 

    在单位因捡垃圾被发现,被认为脑子有病,“被病假”在家,从此开始捡垃圾买书看书的流浪生活,一捡就是26年。

 

    爸爸临终前愧疚落泪:儿子本可以在学习上有一番成就。

 

这个世界最大的悲哀莫过于,我为了你好,管你,把你变成我希望的样子,结果却毁了你。

 

    在了解了沈巍的经历,为之惋惜的同时,不免做出联想:如果当初沈巍能不在乎家里的看法,孤注一掷的往自己选择的道路走,说不定真的会又一番成就。

 

    “做自己最喜欢的人,就是做自己。”

 

    有时在想,人要怎么活啊,哪种活法是对的啊,哪种活法比较高明吗。人生苦短,怎样不算白活一场,怎样做才算在跟命运与压力的博弈里更胜一筹。

 

    然后就会在原地叹气,没用的,都没用的。

 

    有很多人给到的建议是,做自己。

 

    他们说,无论怎样,都会有人想干预你的人生,所以,做自己。

 

    他们还说,不要管别人希望你成为什么,做自己就好了。

 

    还有说,你不要刻意去成为什么,你要做自己。

 

    在紫砂界,顾景舟被称为“一代宗师”、“壶艺泰斗”。顾老的一生,不仅仅是制壶的一生,也是做自己的一生。

 

    紫砂壶市场初次大开的年代,顾景舟的名字,每天被无数人念叨。他的一把壶,在太多人眼里,是尊严的象征,也是可以升值的财富。

景舟石瓢壶

 

    于是就带来了问题。对于喜欢紫砂壶的人来说,谁都想得到顾景舟一把壶。而顾景舟只有一个。即便日夜抟壶,也无法满足要求。
    

    更多的时候,壶,是顾景舟艺术的结晶,是他人格、审美的一种宣示,是他表达友情的一种见证。他性情清高、布衣淡饭,不慕财富、不求权贵。谁要想得到他一把壶,难。

顾景舟韩美林合作 此乐提梁壶

 

    因紫砂壶而得罪的人,在顾景舟的一生中太多了。“文革”期间,他的养子顾燮之下放农村。“知青办”的领导放出口风,只要顾景舟肯送把壶来喝喝茶,可以让燮之提前回城。但顾景舟就是不给。他认为,壶就是他的人格,他不可能拿它去做交易。后来,顾燮之一直在农村坚守,到最后一批知青回城,他才回到顾景舟身边。

 

    有一次,一位路过宜兴的官员,在紫砂厂参观了顾景舟的作品,专门上顾景舟家拜访,言谈之间,表现出对顾壶爱不释手的样子。当地陪同的领导很着急,悄悄对顾景舟说,顾辅导,能不能给首长一个面子?顾景舟面无表情,明确表示:顾某无壶可赠。最后搞得领导很狼狈。

  

    还有一位当地的领导,通过当时紫砂工艺厂的顶头上司—陶瓷公司,给厂里下达任务,要顾景舟赶制一把“双线竹鼓壶”。开始顾景舟不知内情,开工后才知道,这把壶要送给某某—此人在顾景舟心中,很不待见。他心里不情愿,手里突然就没有了力气,壶做到一半,就扔在套缸里。领导来催问,他说,还没做好,最近身体不好,心情也欠佳。其时,顾景舟声望已然如日中天,领导也无奈。这把没有完工的壶坯,在套缸里一待就是17年。有一次,徒弟潘持平趁他心情好的时候,斗胆问了一句:顾辅导,套缸里的那把壶,怎么还不完工啊?顾景舟立刻脸孔一板,“哼”一声,随它!

双线竹鼓壶

 

    嫉恶如仇。在顾景舟的性格里,基调非常鲜明。他一直想收藏一套《中国美术全集》,有一个茶壶商人(当时俗称“壶贩子”)得知后,千方百计弄了一套,厚厚几十大本,用板车拉着,送到顾家。顾景舟站在门口,看清来人是谁,硬是将其坚拒于门外,那送书的人,进退不得,场面弄得很尴尬。幸好有位台湾朋友在旁,把顾老劝进家门。顾景舟说,此人为何送书给我?无非要跟我做交易,拿我的茶壶去卖高价。可顾某人不爱钱。

 

    不爱钱的顾景舟,积蓄并不多。据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回忆,1982年,有一次他和顾景舟去上海,办完事,在一个家具店里选沙发。顾景舟颈椎不太好,他喜欢那种高靠背的沙发,颈脖枕在靠背上,可以舒服些,但是,高靠背沙发比低靠背沙发,价钱要贵出许多。顾景舟犹豫了好久,最后还是买了低靠背沙发。徐秀棠当时很感慨,跟顾景舟开玩笑说,顾辅导啊,你只要肯卖一个壶嘴,沙发钱就来了啊。

 

    1985年,应香港锦锋公司邀请,顾景舟赴港参加壶展,与刘海粟等名流见面。活动结束后,顾景舟把自己带来的钱全部花上,还跟别人借了50元,买了一台彩色电视机。彩电在当时,属于时尚的奢侈品。“顾景舟借钱买彩电”如果让香港人知道,肯定能炒作出一条新闻来。幸好同行的人嘴紧,谁也没有说出去。从香港回来,顾景舟还跟邻居徐志毛的老婆借了50元,先把借别人的钱还上。徐志毛说,顾辅导,你的茶壶这么值钱,为什么不卖掉几把,改善一下生活。顾景舟说,志毛啊,别人不知道,你难道还不了解我顾景舟吗?

顾景舟大师工作照

 

    很多人究其一生,也没有自己,或者说未发现自己,他们确实不是在做自己。

 

    有人扮演职场强人,有人扮演浪子,有人扮演母亲,有人扮演聪明人,有人扮演坏蛋,有人扮演无论被伤害几次都会继续爱上坏蛋的情痴,有人扮演没心没肺只喜欢钱的冷血动物。

 

    真的就只是在扮演。

 

    而顾景舟大师不同,他的一生都是在做自己。始有人格,方有壶格。即便是顾景舟的壶在紫砂收藏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情况下,他也不卖壶。所做之壶,或交厂里,或赠挚友。每一把壶上,都有他“不妥协”的绵绵浩气。依附于壶上的传奇,则太多太多地隐藏于紫砂江湖的无数暗角。

 

在顾景舟山高水长的人生旅程中,我们所知道的,或许只是冰山一角。

编辑:
精品推荐
四方桥顶
作者:孙凯平 编号:22585
泥料:方形 容量:250cc
景舟石瓢
作者:钱晨彬 编号:23807
泥料:圆形 容量:300cc
六方君德
作者:王月玲 编号:23546
泥料:方形 容量:200cc
碧露提梁
作者:王月玲 编号:24148
泥料:方形 容量:300cc
道洪掇只
作者:武永君 编号:20713
泥料:圆形 容量:320cc
子冶石瓢(李彦雄刻)
作者:陈进 编号:23633
泥料:圆形 容量:400cc
宝铎(陆轶舟刻)
作者:陈进 编号:23429
泥料:圆形 容量:450cc
紫砂壶茶具_高端茶具_宜兴紫砂壶-上海蜀茗紫砂艺术制品有限公司
扫码
紫砂壶茶具_高端茶具_宜兴紫砂壶-上海蜀茗紫砂艺术制品有限公司
免费电话
4007801885
紫砂壶茶具_高端茶具_宜兴紫砂壶-上海蜀茗紫砂艺术制品有限公司
联系客服
紫砂壶茶具_高端茶具_宜兴紫砂壶-上海蜀茗紫砂艺术制品有限公司
返回顶部